第167章 问由

  简陋却干净的木屋中,宁兮缓缓醒了过来,转动脑袋看了看。

  一张简朴的木桌,四根条凳,几个大箱子,还有就是她躺的这张床。

  屋外传来孩童的嬉戏声,几个女人笑着在聊家里短,听起来气氛很和谐。

  宁兮试着动了动,浑身痛得不行,感觉骨头架子全散了,虚弱无力。

  躺在床上,运转丹田的灵力修复内伤。内视一圈,真是惨不忍睹,就跟几年没修过的墙壁一样斑驳。

  ‘毛团,周围安全吗?’宁兮问道。

  ‘安全的。兮兮你运气真好,这个村子是猎户村,人都不错的。’

  宁兮安心了,闭上眼开始全力修复内伤,外界的感官完全隔离开。

  再次醒来时,内伤已经修复得差不多了,只是还很虚弱,灵力几乎耗尽。

  再次试着坐起来,比刚才好多了,虽然也有疼痛感,但还能忍受。

  伸展手指,握拳。

  嗯!没有问题,感觉很正常。

  伸出手臂,划个圈,摇摇脖子,还有些酸痛。

  “吱呀”一声,木门开了。

  一个年轻小媳妇儿端着一碗汤走进来,见宁兮醒了,微笑着说道:“你醒了!”

  宁兮站起身鞠躬道:“多谢救命之恩!”

  小媳妇儿赶紧将汤放在桌上,过来将宁兮扶起,“不用客气,救你的是大姆,我只是给你熬熬汤罢了。”

  “大姆是?”

  宁兮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呼。

  小媳妇儿知道宁兮不明白,跟她解释了一下。

  大姆,就是大祖母的意思。

  这个村子的村民都是一家人,目前身份最高的,就是他们口中的大姆,还有就是二姆。

  她们是两姐妹,村子其他人都是她们两人的后代。

  至于这两人叫什么名字,她不知道,反正跟着叫大姆、二姆就没问题。

  小媳妇儿是孙辈的媳妇,叫孙点青,是一年前嫁进来的。

  她娘家也是这山里的猎户。

  因为老乌山进出困难,山里的猎户一般都相互通婚,相互之间也多有往来照顾。

  在老乌山这个小区域里,有着自己的繁荣。

  “快来,喝汤吧!”孙点青朝宁兮招招手,又向门外喊道:“铁球儿快去跟大姆说,客人醒了。”

  “喔!”

  屋外小孩儿扔下手里的泥蛋子,向一旁的木屋跑去。

  宁兮走到桌边坐下,孙点青将木勺子递给宁兮,在对面坐下,“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

  “谢谢!”宁兮舀了一勺汤,味道有些淡,但她却觉得还不错,“好喝!”

  孙点青双手撑在桌上,看着宁兮好奇道:“你们大户人家,应该每天都能吃好吃的吧?富贵人家的日子是怎么样的呢?

  我从来没离开过老乌山,我娘也没离开过老乌山,阿武说外面不安全,年年打仗。”

  阿武是孙点青的丈夫,没两三个月会出山一趟,买些日用品。

  “外面确实年年打仗,冬季有些不好过,春夏秋还是比较安全到达。”宁兮说道。

  “真的吗?那不打仗了,我让阿武带我出去看看。”孙点青高兴道整个人都明媚起来。

  按现代社会来算,她也不过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对世界充满了好奇。

  作为大姐姐,宁兮跟她说了许多外面有趣的事情,还将自己以前的计划说了说。

  “以后会有那种很大的工坊开到北逐郡,你们都可以去里面做工,不用这么危险去打猎,而且工坊里挣得也不少。”

  孙点青听得满脸微笑。

  “如果真是那样,那我们这些老猎户,可就开心了。”一道平和又带有一丝威严的声音响起。

  转头一看,两个四十岁左右的老妪,一个穿着灰衣,一个穿着蓝黑色的衣服。

  “大姆,二姆。”孙点青高兴道。

  宁兮起身朝两个人行了一个九十度大礼,“多谢两位救命之恩!”

  “快请起!”深蓝色衣服的老妪将宁兮扶起,“出门在外,谁都有个意外的时候,伸一把手没什么,不必放在心上。”

  宁兮摇摇头,“若不是二位好心,我昏迷这几天,可能就被山里的豺狼虎豹吃掉了。”

  “不知姑娘从哪里来?”灰衣老妪和其道。

  “我是京都人士,一路跟着商队进了梁城,但我的目的地和商队不同,便在梁城分道,一路向西。

  结果半道上遇到匪徒,废了好大劲才逃出来,慌不择路就跑到了这里。

  听点青姐姐说,这里是老乌山,距离边关远吗?”

  宁兮的话半真半假,最难分辨,两位老妪基本也信了,至少方向没有说错。

  “这里距离边境还有三天路程,而且咱们这里是深山老林,除了我们猎户,没人会来。”蓝衣老妪回道。

  “你身体还没完全康复,先在村里修养几天,再做决定不迟。”

  见宁兮只是普通的遇见劫匪,两位老妪便也放下心来,留宁兮养伤。

  “那就谢谢两位阿姆了。”宁兮感激道。

  这里疗伤最好不过,谁都想不到她会在这里。

  接下来几天,宁兮在村里安安心心养伤,不时教大家一些简单新颖的小食方法,也说说他们对外界好奇的事情。

  “宁兮姐姐,外面真的那么好吗?我上次偷偷听大姆说,我们是前朝遗民,所以才躲到这里的。”一个小童小声道。

  “姐姐,什么是前朝遗民啊?”宁兮身旁的铁球儿问道。

  宁兮摸了摸孩子的小脸蛋,说道:“现在没有什么前朝遗民,你们都是大兴的孩子,大兴的百姓,知道吗?”

  “可是姐姐,我们没有户籍,我们不是大兴百姓。”

  “不管有没有户籍,只要你们愿意走出去,大兴就永远是你们的家。

  永和帝很宽容的一个人,不会因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前朝遗民,就对你们严加责罚。”

  “姐姐,你又不是皇帝你怎么知道他怎么想的?”另一个小姑娘问道。

  宁兮想了想,“你们告诉姐姐小秘密,那姐姐也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好不好?”

  小家伙儿们齐齐点头。

  “那你们要保证,不能轻易说出去。”

  “姐姐,铁球儿最听话了,最能保守秘密了。”

  “茉茉也是。”

  “童童很乖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