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分析顾谨森。

  如果是在以前,顾谨森对季溪这种的心意顾夜恒肯定会生气、吃醋,甚至会去逼问季溪,然后在季溪那里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例如顾谨森只是一厢情愿,例如季溪爱的人是他顾夜恒。

  但是现在,顾夜恒不会再这样,他早以明白了季溪的心意,而且他也知道顾谨森今天让季溪给他介绍女朋友也算是主动为他的情感画了一个句号。

  所以他什么都没有说,甚至从章慧玲的住处出来时季溪问他顾谨森是怎么回事时,他也只是笑笑。

  但没想到的是季溪却主动担白了她的心声,“其实我对顾谨森的情感挺复杂的。”

  顾夜恒的耳朵连忙坚了起来,“怎么复杂?”难不成还生出其它情感来?

  “我是喜欢他的。”季溪说完这句长叹一口气。

  这声叹息差点把顾夜恒的心脏病给叹犯了。

  季溪继续说道,“我小时候可是拿他当哥哥看待的。”

  顾夜恒,“……”她说话为什么不先说原因再说结果?

  突然亮出结果是准备“结果”谁?

  但表面上他依然保持着风平浪静,笑着问季溪,“那现在呢?现在拿他当什么人?”

  “现在?”季溪沉吟片刻组织好语言后这才说道,“现在我对他多少有些防备,可能是因为夏阿姨的原因,因为我不知道顾谨森在这件事情上知道多少,还不知道他在这些事情上持什么态度,还有他这个人总让人看不透,明明应该介意的时候他却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所以为了你我对他多出了心眼。”

  说到这里季溪又叹了口气,“可能是我变复杂了吧!也有可能是我从未试着去了解他。”

  季溪给顾夜恒说起了一件事,“我当年离开帝都的最后一餐饭是跟顾谨森一起吃的,那天是新年你陪老爷子吃年夜饭,而顾谨森则一个人回到了公㝢,我们在小区里碰到了于是我请他到我的住处一起吃了一顿饺子,那个时候我明明是心疼他的,可是现在……”

  季溪开始审视自己,“难道我真的变了?”

  顾夜恒连忙打断她的这种自我审视,“我们在聊顾谨森,怎么聊着聊着你开始了自我批评?”

  季溪展颜一笑,她也觉得自己自审过度。

  她扶额摇头,“是呀,我怎么聊着聊着聊到自己身上,我们还是说给顾谨森介绍女朋友的事。”

  给他介绍女朋友……

  季溪觉得这事十分难办,因为顾谨森告诉她的那一堆择偶标准太过于泛泛,完全没有指导性。

  于是她问顾夜恒,“你觉得我应该介绍一个什么样的女生给他?”

  “想听我的意见?”

  “嗯。”

  “笨一点的。”

  “什么?”季溪以为自己听错了,顾夜恒这是在给建议吗?

  “你喜欢聪明的却让我给他介绍笨一点的,你未免也太双标了吧。”

  “其实我也喜欢笨笨的女生。”

  季溪,“……”这家伙今天晚上是不是想睡沙发?

  当年他忽悠她的时候可是口口声声说喜欢聪明的女人,还手把手地教她玩心机,现在却又改口说喜欢笨一点的。

  他这是拿她当猴耍?

  季溪的杀人眼毫不客气地朝顾夜恒投射过去。

  顾夜恒伸手敲了一下她的脑门。

  “因为你就是一个笨蛋,男人套路你的话都信,还真不是一般的笨。”

  “你的意思是你当初跟我说你喜欢聪明一点的女人是在套路我?”

  “对,因为笨蛋一旦想要变聪明就会听从聪明人的建议,例如听从我这个聪明绝顶的家伙。”

  “你还没有聪明到绝顶,你的头发浓密的不得了。”季溪一副你少在我面前自夸的模样。

  顾夜恒扑噗一笑,伸手揉了揉季溪的头,“怎么,生气了?”

  “能不生气吗,我这么努力地扮演女强人,最后你却说只是逗我玩。”

  “你聪明,非常聪明,我也喜欢聪明的女人。”顾夜恒不再逗她了,他收起玩笑正色道,“但在顾谨森的问题上我是跟你说真的,太有心机的女生顾谨森不会喜欢,但毫无心机的女生顾谨森也会觉得索然无味。”

  “你的意思是让我给他介绍一个有点心机但心机不重的女生,这人选……”季溪想了想,“我说了你可不许生气,我觉得这个人选恐怕只有你的前任可以胜任。”

  “我的前任,你说温婉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