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二章 鸟语花香

  转眼过了一个月,沈逍终于回到了国公府。

  没错,自从栀姐儿被接到折芦巷之后,也自从沈逍回京以后,他这还是第一次回来。

  没有国公爷的国公府,反而比国公爷住在这里时更加生机盎然。

  刚刚走过垂花门,沈逍的鼻翼微微一动,他闻到了不应出现在这里的味道。

  然后,年轻的国公爷就看到了鸟笼,很多鸟笼。

  庑廊下、树枝上、花径旁......

  百鸟朝凤是祥瑞。

  百鸟乱叫是呱噪。

  百鸟造粪......国公爷怒了!

  “不要对我说,这些鸟是自己飞来的。”沈逍冷冷地说道。

  因为要接栀姐儿,平安回过国公府,关于这些鸟的来历,平安当然知道。

  喜乐才是真的不知道。

  前几天,沈逍去华三老爷家里蹭饭,看到华三老爷正在指点青语青言种花,便把喜乐派过去学习,喜乐学成归来后,就去丰台买花买树,这些日子就忙这事。

  看着喜乐那比国公爷还要错愣的模样,平安得儿意地笑。

  何止是一百只鸟,国公府里还多了一百尾鱼一百盆花。

  对了,据说那一百尾鱼放进湖里,次日便有一半翻了肚皮,祥伯又让人买来五十尾放进去,次日又死了一片,于是祥伯索性多买了几百尾备着,现在不仅是湖里有鱼,各屋各院,国公府的角角落落,但凡是能养鱼的地方,盆盆罐罐里都有鱼。

  就连这一百只鸟,也不全是华大小姐送来的那些了。

  国公府的老仆,十之七八都是老老国公爷、老国公爷留下来的老人儿,会打仗、会杀人、会养马,唯独不会养鸟。

  第一批鸟送来后,就死了一半,大多数都是给撑死的,祥爷便又多买了一些,后来又买来四个擅长养鸟养鱼的小厮,这些鸟才没有继续死下去。

  至于那些花,府里倒是有花匠,那些花一盆没死,但是祥伯担心啊,比对着那些花的种类,又采办了几百盆,万一那些死了,这些新买的就是后补。

  “国公爷,这鸟不是自己飞来的,是华大小姐让人送来的。”

  终于把埋藏在心底的秘密说出来,平安激动得就像是他自己要娶媳妇一样。

  沈逍以为自己听错了,华大小姐送来的?真是她送来的?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没有听她提起?

  早知道府里一片鸟语花香,他还住在折芦巷里做什么。

  把国公府围了一圈儿,看着那一尾尾活蹦乱跳的金鱼,那一盆盆争奇斗艳的鲜花,还有那叫声宛如天籁的鸟儿,沈逍发现生活竟是如此美好,徜徉其中,宛若仙境。

  至于鸟粪的味道?

  问这话的一定有病!

  沈逍去书铺找华静瑶,可华静瑶不在。

  朵儿家的酱肉铺子开了分号,华大小姐和沈逦、李补儿、小乔氏,一起去贺喜了。

  朵儿的兄嫂见来的不仅有东家小姐,还有长公主家的姑娘,两人紧张得手足无措。

  好在华大小姐平易近人,出手更是大方。

  贺礼是......十头大肥猪,这是华大小姐和李补儿、小乔氏三人合送的,华大小姐出了大头,李补儿出的小头,小乔氏刚刚开始做生意,手头吃紧,她出的是力气。

  小乔氏去了通州,到柳家猪场挑了猪,亲自押猪,不,押车回到京城,这姑娘跟着李少白去乡下收过两回药,胆子越大。

  华静瑶又订了二十斤猪头肉,二十只猪耳朵送到长公主府,想到公主娘可能从未吃过如些接地气的好东西,她又多订了二十只大猪蹄子。

  果然,昭阳长公主看着那猪头肉,似乎看到一头没有身子的猪正在对她微笑,昭阳长公主好半天没有下箸。

  华静瑶叹了口气,指着大猪蹄子说道:“娘啊,这个可以美容养颜。”

  大猪蹄子上的肉都是提前拆好后才端上来的,昭阳长公主吃了不少,连亏好吃,华静瑶却觉得差了那些一点意思,大猪蹄子当然要拿在手里直接啃才过瘾。

  不过,她也只能回到绣园里,避开紫薇几个大丫鬟,带着小艾小夏这两个小丫鬟,关上门大快朵颐。

  又过了两天,梁修身的案子经刑部核查,批复下来。

  梁修身谋杀秀才白慧宇,伤而未死,当判绞刑。

  然,梁修身杀害朝云一案,朝云虽有身契,但却非死契,朝云仍是良籍,梁修身杀害良家子,且,奸而未遂,杖一百,判斩刑。

  两罪合一,判杖一百,斩立决。

  河间同知梁世白以奸生子冒充嫡长子,又以亲女贿赂上官,治家失德,致使其子连杀两人,为祸百姓,养子不教父之过,朝廷罢免了梁世白正五品官职,同时除掉了他的进士功名。

  转眼之间,梁世白就成了白身。

  反倒是梁齐家,不但没有被父兄牵连,而且依然留在国子监读书。

  白经历先是到国公府求见沈逍,感谢沈逍对白慧宇的救命之恩,无奈去了两次也没能见到,带去的礼物门房也没收。

  这次的案子,白慧宇除了挨了一刀以外,也算是安稳渡过,前途没有受到影响。

  白经历觉得也应该感谢华大小姐,若不是华大小姐查到真凶是梁修身,说不定这杀人凶手就要算到白慧宇身上,毕竟他也曾经租过那宅子,他也约过朝云。

  永国公府进不去,长公主府就更不用想了。

  白经历随便找了个读书人一打听,便打听到华三老爷住在折芦巷去折芦巷。

  华大小姐还是个没出阁的姑娘,白经历自是不方便,便带了厚礼,去感谢华三老爷。

  却没有想到苗红也在,白经历听说这就是那座宅子的苦主,二话不说,也没和家里商量,便要买下铜锣巷的那处宅子。

  白家有的是钱,别说是一座宅子,十座八座也能一口吞下。

  苗红觉得这和白家没有多大关系,总不能让白家吃亏。

  白经历是个较真的性子,从折芦巷出来以后,第二天又到凤阳书院找过苗红,苗红还是没有答应。

  白经历和白三老爷商议之后,都觉得不能让苗红吃亏,既然苗红不肯把宅子转卖给白家,那就请衙门出面吧。

  次日,白经历便去了顺天府。

  几天之后,顺天府判那宅子的买卖契书无效,梁家和牙行须把房款退还给苗红。

  苗红得知背后帮忙的是白经历,便又登门致谢,两人年龄差不了几岁,白经历也喜丹青,一来二去,白经历和苗红竟然成了好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