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大师兄好像生病了

  第十二章 大师兄好像生病了

  浴室中,古云正以为月儿去休息了,没有想到她又跑了进来。

  只见她手持一碗香粉,玉手一抓,将其在两手间搓的均匀,然后在古云慌乱的目光下,直接涂抹古云的身体。

  这可比之前按摩更加刺激古云了,先前好歹隔着衣服,现在连衣服都没有隔。

  月儿的一双玉手温软如水,为古云擦拭,让他整个人像飞了起来,这谁能忍受的住啊?实在是太销魂了。

  美人在旁,如此擦拭,古云内心火热不已。

  “不行,古云,你一定要撑住,不要对月儿做坏事。”古云强行撑住。

  然而随着月儿的擦拭,古云越来越忍不住了,最终……

  噗嗤!

  古云的鼻孔之间,两道鲜血喷涌而出,滴在泉水之上,把月儿给吓到了,直接道:“大师兄,你怎么出血了?”

  “奥,没事,可能因为最近仙药吃得太多了,一时间太受补了,所以会如此。”古云老脸一红,直接道。

  “原来是这样啊。”月儿松了一口气,还好大师兄没事,若是受伤了,她一定会心疼死的。

  月儿又开始为古云擦拭起来,还为古云按摩,古云内心开始了激烈的交战。

  “这么清纯可爱的小师妹,我该不该要了她啊?”

  “肯定要啊,前世都没有谈过女朋友,这少女不仅绝美动人,更是身材好的不行,不要白不要。”

  “可是这样不太好吧,她还这么小,而且这么乖巧,我不能欺负她。”

  “这丫头这么喜欢你,你这怎么算是欺负她呢?你就算要了她身子,她也不会怪你的,她高兴都来不及。”

  “不行,我古云虽然不是什么君子,但也不是什么好色之徒,我不会这样的!”

  最终古云对于少女的怜惜之情压下了邪恶的想法。

  谁想到随着月儿的擦拭,竟然碰到了古云身体的重要部位。

  “啊!”一时间古云销魂不已,只感觉浑身火热,很是难受,急于发泄。

  他实在是受不了了,直接道:“月儿,你快出去,我要换衣服了,等下我还要练功呢!”

  “可是大师兄你还没有洗多久啊。”月儿道。

  “没事,我洗澡都是如此。”古云哭笑不得,道:“对于我来说修行是首要之事,不得有半点延误!”

  月儿有些不愿,不过在古云的强烈要求之下,最终还是退了出去。

  古云换上衣服,直接走出望月楼,来到瀑布之巅,开始练习六道轮回拳。

  月儿立于望月楼之上,看着古云练拳时的绝世身影,一脸崇拜:“不愧是大师兄,这么天才了,还这么努力。”

  刚刚被月儿一刺激,古云心中浴火中烧,只想要好好发泄,整整打了一个时辰才消停下来。

  回到房间之内,古云原本以为月儿睡着了,没想到这丫头,竟然还没有睡,这精神是不是太好了?

  “师妹,我要练功有些累了,要休息了,你先去睡觉吧。”古云直接道。

  月儿却并没有走,她柔声道:“大师兄,我要服侍你睡着了,我才去睡。”

  什么?月儿竟然要为我侍寝吗?

  古云心中惊喜不已,旋即又有些不忍。

  这么清纯可爱的少女主动要为他侍寝,可他怎么能够做坏事呀!

  不过如果是对方主动的话,似乎并不是欺负她哦……这好像还是可以的哦……

  古云内心暗暗一喜,一时间浮想联翩……

  就这样古云静静地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等待身旁绝美的少女脱下他的衣服,然后……

  他已经想好了,月儿只要脱下他的衣服,他会半推半拒,最终开始他的第一次……

  可然后就没然后了,古云静静等了许久,月儿始终没有脱他的衣服,不由睁开眼,发现月儿在为他按摩。

  不是说好的侍寝吗?怎么就变成按摩了?

  “月儿,你是要为我按摩吗?”古云道,还抱有一丝希望。

  “是啊,我会一直按摩到师兄睡了之后再睡。”月儿笑盈盈道,大眼睛清澈无比。

  原来只是按摩而已,是我想太多了。古云有些哭笑不得,不过按摩的过程也很舒服,月儿的玉手很是柔软,就像水一样,古云躺在床上,享受着月儿的按摩,刚刚练功的疲惫都消散了不少。

  可月儿那诱人的处子芳香,总是在刺激着古云的神经,他的身体重要部位都硬了起来,心中火热不已。

  月儿这么美丽的少女,坐在床头服侍他,有时候古云睁眼间看见那绝美的脸庞,丰满的娇躯,都差点强行要了她的身子,还好古云定力过人,不然真忍不住了。

  好久的时间,古云都未睡着,满脑子都在做抗争。

  又过了好久,月儿绝美的身影,依旧盘旋在古云脑海,古云脑中还浮现出各种香艳的画面,他差点又流鼻血。

  为了让月儿早点休息,古云只能装作彻底睡觉了,他故意鼾声大起,睡了过去。

  “不愧是大师兄,打鼾都这么帅!”看着古云那俊秀不凡的脸庞,月儿痴迷不已,她为古云盖好被子,便去睡觉去了。

  一夜难眠,他与月儿的香艳画面始终在脑海不断出现,让古云一整晚都没有睡好。

  翌日清晨,月儿早已做好了饭菜。

  古云起床洗漱后,便与月儿一同吃饭。

  “大师兄,你怎么有黑眼圈啊,是不是没有睡好?”月儿看古云一脸的疲惫,那微微的黑眼圈让她心疼不已。

  月儿这一问,古云有些慌乱,哪里会说自己晚上满脑子少儿不宜的事情,直接道:“我这是天生的,每天早上都会这样。”

  “奥,原来是这样啊,大师兄你快尝尝,这是我为你做的新菜。”月儿点了点头,微微一笑。

  “好的,我尝尝,我们一起吃吧。”古云与月儿一起开吃,饭菜虽好,他内心却疲惫不已,昨天晚上一整晚的思想斗争实在是太累了。

  吃完饭后,古云开始去练功,尽量让自己不要去想一些不好的念头。

  可每当进屋的时候,月儿都会各种侍奉古云,让古云内心火热不已,就差强行要了月儿了。

  就这样接连十日,月儿吃饭时为古云做饭,休息时为古云按摩,洗澡时为古云擦拭,睡觉时又来服侍古云……

  每天月儿都乐此不疲,而古云难受的很,若非超强的定力,早就对月儿干坏事了,虽然没有欺负月儿,但鼻血却是没少留,最累的是晚上,就是睡不着觉……黑眼圈也因此越来越重,就像大熊猫一样。

  细心的月儿,当然注意到了大师兄的情况,她发现大师兄,这些天来总是留鼻血,还有就是有很重的黑眼圈,甚至一整天都疲惫不已,他有时候在外练功就直接趴在地上呼呼大睡。

  这与古云出任天音大师兄之时意气风发的神色相差太远,大师兄好像生病了。

  想到此,月儿心疼不已,是不是她哪里没有伺候好啊?她可是专门负责过来好好服侍照顾古云的,现在这人没有照顾好,反而把人照顾出病来了。

  这么丰神俊朗的大师兄如今变得这副模样,月儿每次关心古云身体状况时,古云都说没事,这让月儿又是自责又是心疼。

  “我一定要找出大师兄的病因,对症下药,然后让大师兄回复往日神采!”月儿一脸坚定,似乎不为师兄解决问题,她誓不罢休一样。

  清晨和古云一起吃完饭之后,趁着古云练功的时间,月儿就直接去了藏经阁,找了一些医药方面的书籍。

  她用心挑了好一会儿,终于选好了一本书,带回了望月楼。

  古云依旧在练功,并未发现月儿。

  月儿趁着古云不注意,偷偷走进望月楼中,来到自己房间,好好研读这本书。

  这本书名叫男子内经图解,月儿用心观看,希冀能够从中找到古云的病根,然后对症下药。

  “大师兄不说,我就自己找出病因,然后对症下药,一定要治好了大师兄的病不可!”月儿一脸坚定道。

  月儿开始认真阅读起来,这是一本专门讲解男子身体特征与各种疾病治疗方法的书籍,月儿一个女孩子看这书确实不容易。

  前面还好,越看到后面,月儿一张玉脸都红了……

  这上面东西,真不是女孩子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