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演武

  王超一愣,随后他明白了秦至庸的意图,不想两虎相争,让人渔翁得利。

  武道大会上,可不止王超和秦至庸两位拳术“至强”者。

  既然秦至庸弃权,那么这一场就没有必要打了。

  王超又坐回了位置上。

  霍玲儿作为王超的弟子,见秦至庸弃权,小嘴抿了一下,说道:“师父,你说,秦先生是不是怕你,不敢应战?”

  王超在霍玲儿的心中,就是无敌的存在。

  尽管秦至庸在武术界有着很大的名头,可是霍玲儿没有亲眼见过他出手。

  耳闻为虚,眼见为实。

  没有亲眼所见,心中难免有点想法。

  但师父王超的强大,那是货真价实,顷刻间就可以击毙好几位拳术大宗师。这样的身手,简直就是超凡入圣,是神。

  王超说道:“拳术修为到了秦先生和我这样的层次,不会惧怕任何人。更何况,秦先生是心灵修行者,他的心境,比我还要高。他没有理由怕我。他是不想别人捡便宜。”

  王超看了一眼长眉毛。

  秦至庸的心中的打算,王超能猜到几分。参加武道大会不是目的,秦至庸的目的是在擂台上抓捕长眉毛。

  这个时候消耗大量的体力,并不是明智的选择。

  至于弃权了,别人会对秦至庸有看法?

  秦至庸的心境已经是“入定”层次,可以做到心如磐石,不动如山。他的人生观,价值观,都已经稳固,别人的看法,很难影响到他的情绪。

  霍玲儿手中握着长剑,笑着说道:“真想见识一下,传说中的秦先生的武功拳术到底是何等的强悍?”

  下午。

  电脑又抽到了秦至庸。

  这一次,秦至庸的对手是日本的伊贺源。

  伊贺源现在是拳术大宗师,眼中充满了自信。

  能达到抱丹境界的武术大宗师,都是非常自信的人。强大的力量,令他们的心态有了改变。

  道家有言:一颗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

  此话虽然夸张,但是并不是没有道理。

  伊贺源身穿雪白的和服,腰间挂着武士刀,走上了擂台。

  秦至庸站起身来,他这次没有再弃权。

  来到擂台上,秦至庸目光平和地看着伊贺源,说道:“伊贺源,我本以为,你遇上我会弃权呢。你敢上擂台,勇气可嘉。”

  伊贺源说道:“秦先生的武功拳术,我有所耳闻。上前在唐门总部和秦先生见面,我不过是化劲巅峰武者,可是现在我已经是抱丹大宗师。我为了武道,至今未娶妻子,就是为了能够专注练武。以前我放弃过很多次,可是这一次,我绝不会再放弃。”

  秦至庸点头道:“成为了大宗师,这就是你的底气和信心所在?那么出手吧。”

  伊贺源说道:“我会拔出武士刀。秦先生,你选兵器。”

  秦至庸说道:“你的拳术造诣,还不足以让我动用兵器。”

  秦至庸要空手对战伊贺源。

  伊贺源丝毫不客气,冷声说道:“那我可就得罪了。”

  话音未落。伊贺源就拔出了武士刀,只见武士刀化作一道雪亮的刀光向秦至庸刺来。

  秦至庸脸色丝毫不变,移动步法,刀锋几乎是贴身而过。想要避开这一刀,必须要有足够的定力,心境要足够高,丝毫不能慌乱,否则,稍有失误,就会成为刀下亡魂。

  “好刀法。干净利落。”秦至庸说道,“可惜,和伊藤男的刀相比,还是缺少了点意境。伊贺源,如果这一刀就是你的刀术极致,那么你就认输吧。你赢不了我。”

  伊贺源的攻击,毫无保留,只攻不守。

  武士刀,一刀接连一刀,不断向秦至庸攻击。

  秦至庸的步法,看似平常,但却又显得奥妙无比。

  平常的步法,能化腐朽为神奇,那才是真正的本事。

  秦至庸用太极拳和伊贺源对招。

  陈艾阳眉头一皱,说道:“秦先生的武功拳术,比伊贺源高明十倍。以秦先生的本事,就算是空手夺白刃我都不奇怪,可是……为何秦先生没有立刻击败伊贺源?他到底有什么打算?”

  陈艾阳和秦至庸没有接触过,但是现在秦至庸展示的太极拳,给了陈艾阳很大的触动。陈艾阳修炼的也是太极拳,见识了秦至庸的太极,他才算是真正明白了什么才是柔刚,阴阳。

  陈艾阳的武术境界,又精进了不少。他此刻,离“见神不坏”不过半步之遥。

  想要夺过大宗师手中的兵刃,有些不可能,但是在秦至庸和王超他们的身上,完全变成了可能。他们的拳术在打法上,太高明,可以说是达到了神而明之的层次。

  没有成为拳术“至强”者的时候,秦至庸就已经可以空手夺取伊藤男手中的武士刀。

  伊藤男被称之为妖刀,他的刀法可谓是当世第一。

  伊贺源的刀术,还威胁不到秦至庸。

  王超说道:“我倒是有点明白秦先生的想法。我和秦先生探讨过武学,他是学者,而不是纯粹的武术家。秦先生走的是圣贤之道,他想要把自己的武术心得传播天下。”

  陈艾阳顿时明白了,说道:“秦先生在演武。”

  擂台的周围,有着不下十个高清摄像头,可以从各个角度记录下武术家们的动作。

  这些搏击视频,都是非常珍贵的数据资料。

  不止是陈艾阳在秦至庸的身上学到了东西,其他的武术家,同样各有所得。

  霍玲儿笑着说道:“现在这个时代,还有人想要成为圣贤,可能吗?莫非秦先生还想要学王阳明,来个龙场悟道?”

  霍玲儿的读过大学,到日本留过学,她的文化水平,比起王超和陈艾阳高很多。不过,霍玲儿是出生于商人世家,她的心态,受到家族观念影响,认为现在是商业社会,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圣贤。

  古时候,出现圣贤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那个时候读书人的心思比较纯粹。王阳明是心学集大成者,他或许是历史上最后一位圣贤。

  曹晶晶看了霍玲儿一眼,说道:“秦先生不是商人,不是官员,他的胸怀,不是我们能理解。当我们还在为一点利益而蝇营狗苟的时候,他已经在追逐古之圣贤的脚步。我和苏小月跟随秦先生学习拳术,他是生怕我们学不会,担心我们领悟不了武术的精髓。像秦先生这样的老师,现在已经很少见。”

  王超点头道:“曹晶晶说得对,秦先生的确与众不同。我记得秦先生说过,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就要看各人的‘心’是怎么样。若是心中想着钱,那么就会成为商人,若是心存抱怨,那么就有很大可能性走上犯罪的道路,若是喜欢权利,必然会想办法去做官。我们的身体,是受心灵支配。秦先生心正意诚,身怀浩然之气,他看似性格柔顺,性格温和,至今未杀过一个人。其实他不是软弱,而是无欲则刚。”

  无欲则刚,就没有破绽。

  什么样的人是无敌的存在?没有破绽,才是无敌。因此,才有了“无欲则刚,仁者无敌。”的说法。

  王超心里有点羡慕秦至庸。

  秦至庸心念豁达,活得洒脱,可以专心探索学问,专研养生之道。世人可能都想要秦至庸这样的活法。可惜,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目前,只有唐紫尘的心态和秦至庸有点类似。就连长眉毛都不行。长眉毛的心态出了问题,他已经不是人,而是“神”。神,注定是孤独,没有同类。

  长眉毛瞧不起普通人,商业领袖,美国总统,在他的眼中不过是未开化的猴子。

  王超现在是唐门的领导人。他要为唐门上下百万海外华人负责,当然做不到像秦至庸这样洒脱。唐门的基业,不是说丢就能丢。有了巅峰的拳术,有了唐门的基业,王超才有话语权。

  擂台上,伊贺源浑身冒汗,他有些捏拿不住浑身的气血,呼吸开始混乱。大宗师的体能强大,但也经不起这样爆发。每出一刀,只攻不守,都是绝杀,消耗的体力和心力,前所未有。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力竭。

  但是,伊贺源连秦至庸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伊贺源再次劈砍出武士刀,刀尖划开空气,形成清晰可见的“波纹”,这一刀,是伊贺源能发出的最后一刀。要是伤不到秦至庸,他再也发不出如此猛烈的刀术。

  秦至庸施展太极云手,劲如缠丝,手掌顺着刀身游走,一把将武士刀夺了过来。他的速度太快,普通人的眼力根本就跟不上他的速度。

  一个包厢里,首长盯着高清电子显示屏,说道:“秦先生是怎么夺刀的?回放一下。”

  回放,慢放。

  直到视频放慢了五倍,包厢里在座的各位才清晰地见到了秦至庸的动作。

  秦至庸握着刀柄,气定神闲地说道:“伊贺源,你敢只攻不守,每次都是发出绝杀招式,你是认准了秦某不会杀人。不过可惜,你的修为还是差了点。”

  伊贺源喘着粗气,说道:“不错,我知道秦先生你不杀人,我才敢这样做。”

  若是面对长眉毛和王超,他敢只攻不守,那就是找死。

  秦至庸把武士刀递给伊贺源,说道:“你输了。”

  伊贺源双手接过武士刀,恭敬道:“多谢秦先生不杀之恩。”

  秦至庸回到座位上。

  李瑜问道:“老师,就算不杀伊贺源,废了他也好。”

  秦至庸说道:“别那么大的杀气。心有杀意,就不得其正。有了杀心,不利于养生。战斗的时候,要心意平和,那样才能将自身的实力发挥到极致。”

  愤怒,怨恨,这些负面情绪,同样可以令人爆发出巨大的潜能,但是太伤心神和身体,会造成永久性的伤害。不可取。

  秦至庸不杀伊贺源,并不代表伊贺源就能活到最后。

  其他的高手,可不会像秦至庸这样手下留情。

  若是遇到绝世高手,伊贺源被打死的可能性非常大。不过这已经不是秦至庸考虑的问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